持续关店退守的百盛能否靠美妆完成“自我救赎”

  原标题:看上去很美,持续关店退守的百盛能否靠美妆完成“自我救赎” 实体百货业的转型,一直是业内共同关

  实体百货业的转型,一直是业内共同关注和探讨的话题,如何在实体商业的一片哀鸿中撕出一个突破口,备受期待。

  近日,西安西大街时代百盛(下称“西大街百盛”)发布停业公告称,将于12月31日终止该店经营。继华堂之后,被称为“外资第一店”的百盛集团自2011年创下11亿最高利润后,便开始走下坡路,相继关闭了上海、北京、贵阳、石家庄、天津等地的10多家店铺后,还是未能止住关店收缩的步伐。

  关店止损的同时,百盛百货也在尝试寻找新的赢利点。2018年,百盛集团将美妆和饮食业务作为转型先行方向,虽然营收出现一定幅度增长,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该集团为了提升销量而采取大力度促销、低折扣的方式,会让其所处的整个商圈陷入短平快竞争的不良氛围中,其做法不足以支撑长久经营,也并非治标治本的可持续成长战略,并坦言百盛集团押宝的美妆业务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贡献部分利润增长,但是能否撑起整个集团的战略转型还很难讲,预期的效果能否真的很“美”也面临着诸多的考验。

  关店止损,战线月东大街百盛关闭后,西安核心商圈的另一家百盛门店西大街百盛于近日也将终止营业。至此,西安4家百盛百货,仅剩西安长安百盛(小寨百盛)和西安东二环百盛(立丰国际百盛)两家。

  蓝鲸产经记者梳理资料发现,2012年7月份,上海虹桥店和贵阳金店关闭;2013年6月份贵阳鲜花店关门;2013年8月份石家庄店关闭;2014年一股脑关闭四家表现欠佳的门店;2015年则关闭了天津店;2016年全年,百盛百货一口气关掉了重庆百坪店、西安百盛东大街店、重庆店、南昌百盛恒荗店、北京百盛太阳宫店、合肥新地百盛天鹅湖店6家店面;2017年5月,百盛百货郑州唯一门店关闭。

  而从百盛在华发展历程来看,该集团于1994年首次进军中国零售业市场,在北京开设的首家店面为复兴门店,瞄准的是中高档消费群体。该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初期也取得了快速的发展,但是随着实体经济的遇冷,百盛百货近来年逐步进入了下行轨道。有数据显示,百盛零售业务门店数量在2013年“遍布37个城市共58家”,到了2018年该数字调整为“超30个城市47家门店”。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该公司业绩报告发现,2017年百盛的营收达到46.72亿元,同比上升1.61%,2018年中期营收为23.90亿元,同比上升1.01%,两组数据均呈现出略微的上涨。同时,百盛净利润处于起伏不定的状态。2012年到2015年净利润连年下降,2015年净利润甚至一度亏损1.86亿元;2016年通过出售其全资中国附属公司的全部股权及相关股东债权的方式实现净利润1.47亿元,扭亏为盈;2017年的经营情况并未有所好转,该年度净利润再度亏损1.36亿元;到2018年再次扭亏为盈,中期净利润实现0.18亿元,同比上升高达495.92%。

  百盛在2018Q3财报中称,当季销售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有二,一是去年关闭了6家门店;二是同店业绩下滑。为了解决同店业绩下降的问题,百盛和国内其他百货一样,猛抓美妆和饰品品类红利。

  不可否认,美妆业务确实让百盛集团的财务报表也“美”了起来。百盛集团营收在2018年Q3上升7%到116.3亿元,前三季度上升2.9%至335.8亿元,增长主要受惠于化妆品与配饰类别销售的强劲表现所带来的销售额增加。另外,在2018年前三季度的销售总额中,化妆品与配饰类分别占商品销售总额约48.7%,超过服装类占比。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不少跨境电商平台线日,国际首家跨境保税线下自提店在杭州西湖城开出;4月28日,网易考拉海购首家线下实体店网易考拉“海淘爆品店”亮相杭州大厦中央商城;6月6日,小红书首个线下店落户上海静安大悦城;6月8日,丰趣海淘首家Wow哇噢全球精选店在重庆开业……这些门店均是主要针对对生活品质、商品品质有更高需求的人群,所在商圈客流量较大,配套设施比较完善,与PARKSON BEAUTY高端美妆及护肤品的定位并无差异。

  此外,以上线公里限时服务,支持线下自提,如此比较起来,PARKSON BEAUTY并无明显优势可言。业内人士指出,可以想见的是,百盛自认为找到的突破口,马上也会成为一种“红海争夺”,况且美妆业务能否支撑起一个庞大集团的战略转型让人怀疑,或者它只能起到点缀业绩的效果,从未来来看,其刚刚有所起的业绩恐怕又要受到考验。